当前访客身份:游客 登录 注册

贸易资讯

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 综合资讯  »显示全文,投递新闻»

进一步放宽落户政策 留住人才红利

365外贸网 发布于:2019年04月09日

人力资本是驱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为留住人才红利,我国户籍制度改革也由此进入“快车道”。4月8日,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分析认为,大量吸收外来人口是提高城市活力的关键性举措,但越来越宽松的落户政策必将带来人口的增长,这也间接导致房地产市场再度升温,人才新政也面临着是吸引人才还是刺激楼市的争议。

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

《重点任务》提出,要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也就是说,当前除了超大特大城市之外,其他城市的落户将变得十分容易。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人口位于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共有92个,其中包括绍兴、淮安、九江、厦门、常州、廊坊、衡水等多个城市。

事实上,上述Ⅰ型大城市在之前已有放宽落户政策的出台。今年2月,常州市公布实施了《常州市户籍准入管理若干规定》。与此前规定相比,进一步放宽了高校毕业生、高级技师等重点群体的落户条件;降低购房和投靠准入门槛;放宽租赁房屋准入门槛;放宽退休人员回原籍的准入门槛。

具体来看,高级工、中级工、初级工、职业院校毕业生的落户条件在常州市依法缴纳社会保险年限由2年调整为1年,落户对象由本人放宽至本人、配偶和未婚子女。取消购房迁入房屋面积不小于50平方米,迁入后人均居住面积不小于25平方米的限制。

去年9月29日,厦门市也发布《关于完善我市户籍迁移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放宽了重点群体落户限制,放宽在厦门居住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落户条件,以及调整完善厦门有关落户政策。

在放宽重点群体落户限制中,《通知》提出,要放宽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落户限制。普通高校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生、所学专业符合我市产业发展规划的普通高校专科学历毕业生、取得人力资源行政部门核发的中级工及以上职业资格证书的人员、取得国(境)外学历学位证书或者高等教育文凭且经中国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留学归国人员,与厦门市用人单位依法签订劳动(聘用)合同或者依法持有营业执照后,可以按规定将户口迁入厦门。

外来务工人员持有厦门居住证(暂住证)连续满5周年、在厦门参加社会养老保险连续满5周年且在厦门市拥有51%以上住宅产权的,可将户口迁入。这也是厦门自2010年8月后,首次放宽落户厦门岛内的条件。

促进城镇化

“相比于过去僵化的户籍管理体制,各地放宽了落户限制,应该说是一件大好事。”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此前曾撰文指出,从全国城市发展规律甚至从世界城市发展规律来看,有经济活力的城市大多是移民城市。在中国北上广深,外来人口所占比重最高。深圳外来人口和本地户籍人口大约为四比一。北京外来人口约800万,占总人口比重2/5,而上海外来人口900多万,占总人口的比重和北京差不多,虽然比重低于深圳,但是总量很高。根据这些城市发展的成功经验,大量吸收外来人口是提高城市活力的关键性举措。

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我国城镇常住人口81347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049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8.52%,比上年末提高1.17个百分点。

“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潜力和发展动能所在,对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意义重大。”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毛有丰此前指出,城镇化发展有利于扩大内需,提高生产效率,促进要素资源优化配置,增强经济辐射带动作用,提高群众享有的公共服务水平。

毛有丰强调,一般认为,城镇化率由30%上升到70%的过程为经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如果再考虑到目前我国城镇化率中包括了1亿左右的常住城镇的农民工,以及城市基础设施质量、人均拥有量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的差距等因素,我国城镇化进程所蕴含的经济增长动力将更大。

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018年中国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相差达到16.21%,人户分离的人口量高达2.86亿人。“有了户口,很大意义上,就有了义务教育的权利,以及其他公共资源分配。”在张大伟看来,户口是社区、住户、人口相关的市镇管理和其他行政管理的必备基础,其对身份、权利能力和责任能力等的认定和对管辖权划分的支撑,更是所有国家各项司法活动的必备基础。

变相刺激楼市?

事实上,近些年我国一直在放宽城市落户限制,加快消除城乡户籍壁垒。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提出,要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在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积互认,加快消除城乡区域间户籍壁垒,统筹推进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市民化,促进人口有序流动、合理分布和社会融合。

除此之外,今年多地政府再次出台或者升级吸引人才政策,制定了较全面的人才引进体系。1月11日,广州发布了新一轮迁入户政策体系,进一步放宽学历人才引进的年龄限制。2月13日,西安再次降低落户门槛,进一步放宽户籍准入条件,本科学历落户不再受年龄限制,全国高等院校在校学生、中职技校毕业也可落户。2月14日,南京取消年度积分落户指标限制,同时优化落户流程,取消排名公示环节,申请人最终积分满100分即可落户。3月18日,石家庄取消在城区、城镇落户“稳定住所、稳定就业”迁入条件限制,全面放开城区、城镇落户。

为了吸引人才,各城市也不惜投入,拿出“真金白银”,在人才落户、购房补贴、生活补贴、配套保障等方面加大引才力度。据统计,截至3月1日,在2019年发布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的城市已超过20个。

从2017年初争夺人才大战打响,两年间,由主要在二线城市展开,到蔓延至一线和三四线城市,甚至吸引不少县级城市加入。分析认为,人口争夺已成为城市竞争的新形式,以西安、郑州为代表的新兴二线城市几乎是举全市之力引才。某种程度上,城市间“人才争夺战”已从抢人才变成了抢人口。

随着“抢人”大战的升级,人口增长间接导致房地产市场的再度升温,人才新政也面临着是吸引人才还是刺激楼市的争议。对此,张大伟表示,过去2年全国多个城市房价出现了反弹,其中大部分城市都发布了力度空前的人才政策,人才政策的确影响了房地产市场的稳定。特别是部分二线城市,房价上涨加速,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人才政策变相的放开了限购等政策。从房价上涨城市看,其中大部分都发布过人才引进政策,以最典型的西安为例,与城市历史最宽松的人才引进政策的确有很大关系。

“人才政策变相的降低了限购门槛,将人才吸引来之后,推向本来就供需结构紧张的房地产市场,这明显带来了房地产市场的上涨预期。”张大伟强调,从未来发展看,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的人才政策,均只考虑到了用降低门槛吸引人来,但大部分城市都没有留住人才的措施。这种情况下,吸引来的基本都是购房者。而且甚至有可能出现炒房客借助人才政策不同城市购房落户的可能性。对于这些城市来说,人才对应的应该是产业,人才对城市的作用也应该是在产业,而不是房地产。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次国家发改委明确2019年城镇化发展的任务,部分具有突破性,对于2019年城镇化发展以及相关楼市发展都有比较直接的影响。尤其是2017年以来的各地“抢人”动作,都和城镇化发展有关。此次政策或将强化各地人才落户等相关政策,对于购房需求等影响是比较大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