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访客身份:游客 登录 注册

贸易资讯

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 综合资讯  »显示全文,投递新闻»

结售汇与涉外收付款双顺差 1月跨境资本流入增加

365外贸网 发布于:2019年02月23日

导读:1月结售汇和涉外收付双顺差受季节性因素影响,即临近(农历)年底部分企业需支付员工年终奖与偿还银行贷款等,因此必须结汇,推动了结汇率的较大幅度上升。去年底开始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也刺激了部分企业的结汇意愿。

2019年开年,跨境资金流动呈现积极变化,1月份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均出现了近年罕见的双顺差局面。

2月22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月,银行结售汇顺差121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为逆差9亿美元。这也是2018年下半年连续六个月逆差后,银行结售汇再次出现顺差;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413亿美元,同比2018年1月增加167亿美元。

“1月结售汇和涉外收付顺差受季节性因素影响,即临近(农历)年底部分企业需支付员工年终奖与偿还银行贷款等,因此必须结汇,推动了结汇率的较大幅度上升。而个人购汇意愿相对平稳,我们观察到一月购汇主要是旅游。”四川地区某国有大行个人外汇业务经理告诉记者,“此外去年底开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企稳回升,也刺激了部分企业的结汇意愿。”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就2019年1月份外汇收支形势答记者问指出,1月份我国结售汇差额由逆转顺,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进一步扩大,外汇储备余额增加152亿美元,都表明2019年以来我国外汇市场运行更趋平稳,外汇市场预期继续改善。

结汇意愿上开

从各项指标来看,跨境资金流动均出现了积极的变化。

在经常项目(货物贸易)方面,1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和涉外收付款顺差环比分别增长96%和2.9倍。市场分析,这主要是受1月份进出口数据显著改善的影响。在资本项目方面,1月直接投资项下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均延续较大顺差。

此外,1月个人购汇同比减少11%,结汇意愿大涨且购汇意愿有所下降。其中,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3%,环比上升3个百分点;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4%,环比下降1个百分点。

“受到春节因素影响,一方面1月企业在加快出口,一方面也需要回笼资金发放年终奖和准备新一年度的生产,因此多数外贸企业都有结汇的需求,且目前多数企业已经树立汇率风险中性的意识,也没有再希望通过结售汇操作套利或赚钱,购汇和结汇都较为理性。”宁波中基集团副总经理应秀珍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外汇供需关系的平衡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也有重要作用,Wind数据显示,1月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2.4%,创下2018年3月以来最大的月度涨幅。与此同时,2月21日最新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基于美国通胀、贸易磋商、美国经济等考量,加息应有耐心,且达成停止缩表的共识,市场分析认为美联储表态偏“鸽”。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今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大概率可能不会那么激进。同时,美国经济下行将为新兴市场提供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

资本项流入比例会上升

外汇局最新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491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含四季度净误差与遗漏)顺差为602亿美元。这也是近5年以来非储备性质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首次超过经常账户。其中,直接投资净流入1074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62%。这也一定程度上表明,我国外资流入的方式发生了重要改变。

“可以预期的是,未来中国外资流入方式中,传统的以经常项目下的货物贸易流入的比例会变少,而通过如股票、债券等资本和金融方式流入的比例则会逐渐增大。”上海地区某股份银行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今年A股纳入MSCI的比例可能还会提高,而全球很多指数型被动投资基金是参照MSCI指数进行投资,这也导致很多基金经理会跟随MSCI指数增加了在A股市场上的投资,这本身也是配置需要。”

1月31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彭博公司正式确认将于今年4月起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记者根据中央结算公司和上海清算所公布的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债券余额数据计算,1月境外投资者持有的人民币债券市值增加了约250亿元。

而从近期发布的鼓励上市公司外籍员工持股等一系列政策也可以看出,金融开放仍然是2019年的重头戏。2月22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的批复》显示,要持续扩大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其中包括支持海外投资者以人民币进行直接投资等。市场预计,这还将为中国金融市场带来持续的流入。

王春英也表示,今年以来,我国宏观政策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增强了市场信心,起到了稳定外汇市场的作用。下一步将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将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有助于夯实我国外汇市场平稳运行的基础。

“在目前加强国内市场开放的情况下,我们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减少市场壁垒,鼓励外商投资流入,有可能会刺激外汇投资流入,抵消由于中美经贸关系走向不确定性带来的负面影响。”原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表示,“今年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性将显著上升,这会导致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入和流出两种情形会交替出现,但需要注意的是,资本流入、流出都不会必然带来人民币汇率的升值或贬值。”

回到顶部